景天阁健康百科  > 所属分类  >  健康百科   
[2] 评论[0] 编辑

白血病

英文翻译

leucocythemia; leukaemia

概述

白血病是造血系统的一种恶性疾病。其特征为一种或几种血细胞成分的自发性、进行性异常增殖,具有质和量改变的异常白细胞(白血病细胞)在骨髓和其他器官的广泛浸润,导致正常血细胞进行性减少,临床以贫血、出血、发热、白血病细胞浸润为主要表现。国外自1845年起开始认识本病,至今虽已有一个半世纪,但病因尚未完全阐明,可能与遗传、病毒感染及某些理化因素(如电离辐射、苯、氯霉素、某些农药中毒)等有关。国内外尚无特异的药物能彻底治愈。西医采用联合化疗方法诱导缓解,但有明显的毒副作用。有资料表明,我国白血病死亡率3~4/10万,预后较差。

中医无白血病这一病名,但类似症候在历代的一些医书中有所记载。如《金匮要略?血痹虚劳病》中描述的“五劳虚极羸瘦”,《圣济总录?虚劳门》之“急劳”等。而随着病情的发展,可逐渐形成“症瘕”。因而,白血病可归属于中医学中“虚劳”、“急劳”、“症瘕”、“积聚”、“痰核”等范畴中。

现代约自1955年起就开始应用中医药治疗急性白血病。此后,直至60年代,是我国中医和中西医结合方法研究白血病的初始阶段,这一时期,临床资料及理论探讨文章不多,仅23篇,且多数属个案治疗经验。多数的临床经验总结主要是在70~80年代累起来的。70年代中,从中药中提取出的靛玉红、叁尖杉脂碱等,经临床验证,对白血病疗效良好,是我国发现的治白血病良药,提示开发应用中医药对玫克白血病具有广阔的前景。80年代报道病例数不断增多,至1990年为止,国内期刊共发表了有关中医及中西医结合治疗白血病研究的文章近200篇(包括5例以下的个案50多篇)。据粗略统计,报道的总病例数有3000例左有,使研究不断向纵深发展。如对白血病的病因调查研究和中医学探讨,从细胞动力学、免疫学指标、动物实验对照治疗和辨证分型与血象、骨髓及血、尿环核苷酸的关系等不同角度,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,以探讨中医中药的治疗机理。还有人系统地研究了150例急性白血病患者的脉象变化特点,认为脉象的变化与疾病性质、感邪轻重和正气盛衰有一定的规律,进一步完善了中医诊治白血病的系统性和完整性。从临床应用来看,用中药治疗白血病有两方面的倾向:?是根据已知中药对白血病具有明确的疗效,且本身毒副作用较小的特点,以中药为主进行治疗。二是利用中药具有调整机体偏胜、降低化疗药物毒性的作用,以中药为辅,配合西药进行治疗。据观察,中西药合用,疗效一般优于单用中药或西药,故临床上常以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为主。此外,也有一些用气功、针灸、中成药治疗本病的零星报道。

用中医药治疗白血病虽已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,但如何使治疗方案、疗效标准趋于统一、稳定,减少组方用药的随意性,提高中医药的疗效,除必要的文献研究总结外,还需要临床进一步作药物筛选,有效成分分析及剂型改革等等。

分类

一、按自然病程及细胞的成熟度分类

(一)急性白血病 起病急、病情重、自然病程一般在六个月以内。骨髓及外周血中主要为异常的原始细胞和早期幼稚细胞。

(二)慢性白血病 起病缓、发展慢,病程一般一年以上,骨髓和外周血以较成熟的细胞占多数。

二、按细胞类型分类 

分为淋巴细胞型、粒细胞型、单核细胞型及一些少见类型,如红白血病、巨核细胞型、浆细胞型、嗜酸细胞型、嗜硷细胞型白血病等。

叁、按外周白细胞的多少分类

(一)白细胞增多性 外周血中白细胞明显增多,并有较多幼稚细胞出现。

(二)白细胞不增多性 外周血中白细胞不增多或甚至低于正常。血片中没有或较难找到幼稚细胞。

流行病学

白血病在我国被列为十大高发性肿瘤之一。通过全国性普查,我国白血病的发病率为2.62/10万,与亚洲其他国家相近,但明显低于欧美(6-9/10万)。各类型的发病情况我国以急性白血病多于慢性白血病,与欧美相反。年龄分布: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以儿童多见,急性髓细胞白血病则成人多见,而慢性白血病以40岁以上者多见。性别无明显差别。

病因及发病机理

人类白血病的病因与发病机理至今仍未完全明嘹。已知病因有感染因素、电离辐射、化学物质,遗传因素及免疫功能异常等。目前认为白血病病因是以上各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。

辐射损伤 

电离辐射致白血病作用已在动物实验中得到证实,而对人类的致白血病作用也从以下的事实得到提示:早期不加防护的放射线工作者,其白血病发病率比一般医生高8-9倍;强直性脊柱炎的患者采用放射性治疗者,白血病发病率比一 般人高10倍,日本的广岛和长畸原子弹爆炸后,遭受辐射地区与末遭辐射地区的居民之间的白血病发病率相差30倍。

化学因素 

已知很多化学物质有致白血病作用,如工业中广泛应用的苯。药物中的抗癌剂(尤以烷化剂)、乙双吗啉、氯霉素、保泰松、安定镇静药、溶剂及杀虫剂等均可诱发白血病。

病毒因素 

业已证明,鸡、小鼠、猫、牛和长臂猿等动物的自发性白血病与病毒的作用密切相关,已分离出相应的白血病病毒,并已证明此类病毒属于逆转录病毒,在电镜下呈C型形态,故也称C型RNA病毒,其致白血病的机理是通过逆转录酶作用合成DNA,并使之整合到宿主细胞DNA中去,从而改变了宿主细胞的生物学特性,使正常干细胞转变为恶性细胞株。但是长期以来在人类并没有迹象表明,白血病患者的血液能感染健康人而致白血病。1980年从人T细胞白血病中分离出一株新的病毒(HTLV)与1976年日本所发现的成人T淋巴细胞白血病病毒(ATLV)是同一种病毒。这是人类白血病病因研究中的一个新突破。

遗传因素 

白血病的遗传易感性可由以下事实推断:①某些高危家庭中,同胞之间患白血病的机会比一般正常人群高出4倍;②同卵孪生子女,一人患白血病,另一人患白血病的机会比正常人高25%;③有特殊遗传综合征者,白血病发病率增高,如先天愚型(Down综合征)、Fanconi贫血,遗传性毛细血管扩张性共济失调等。

尽管存在这些可能致病因素,但尚无一种因素能充分解释全部情况,例如接触放射线的人,发生白血病的只是极少数。因此,推测白血病的发生并非单一因素,可能是多种因素综合所引起的,患者可能存在某种先天性的易感素质,再由于外界因素的作用,诱发白血病的发生。

辨证分型

目前,中医各家对白血病的辨证分型未趋一致,多者分为八型,少则不分型,然而大多数临床分型在3~5型之间,且细究各类分型,多有名异实同之感。综合有关报道,白血病(包括急性和慢性)可概括为以下四型。

1.气血两虚 面色苍白无华,头昏,神疲乏力,动则气促,心悸气短,唇淡口干,懒言,自汗出。舌淡或淡胖,苔薄,脉细弱。

2.气阴两虚 头晕乏力,时有低热或手足心热,口干盗汗,或见衄血,甚至消瘦,耳鸣耳聋,腰膝酸软,遗精滑泄等。舌淡红,苔少或光剥,脉细或沉细无力。

3.热毒炽盛 壮热,烦躁,头晕唇焦,口舌生疮,周身骨痛,或见发斑,衄血,神昏谵语,小便黄赤,大便干燥或秘而不通。舌红或紫,津少,边有瘀斑,苔黄,脉弦数或滑数。

4.痰热瘀毒 胸闷纳呆,头昏肢软,发热或不发热,肝、脾或淋巴结肿大,倦怠乏力,皮下微量出血,面色晦暗,唇暗淡微红。舌质暗,边有瘀斑,苔黄腻或白腻,脉弦滑。

有学者从伏气温病的角度辨证论治,从虚劳与伏气温病的关系上,分析阴阳偏衰与伏火的辨证特点,指出白血病与一般的内伤杂证及新感温病都迥然有别。

传统医学对白血病的认识

传统医学中无白血病这一病名,但恨据白血病贫血、发热、出血、淋巴结或肝脾肿大等临床表现,传统医学,尤其是中医学可在历代医学着作中找到有关记载,如在由东汉医家张仲景所着的《金匮要略》中,有关“虚劳”的论述与该病的典型症状及体征相符。以后宋代《圣济总录·虚劳门》、清代《温病条辨》等医着均有有关论述,对本病的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

传统医学对于治疗本病,不仅方法多样,而且具有现代医学所不可替代的特点,即调整患者整个机体的偏盛偏衰,此外,还可降低化疗药物的不良反应。经近数十年的临床实践,中药与西药含用治疗白血病可发挥备自的特长,疗效优于单用中药或西药,为现代临床治疗白血病开辟了广阔的前景。此外,尚有部分气功、针灸、中成药等方法可用于治疗白血病。

白血病的临床表现,在传统医学中称谓不一。在中国传统医学中,中医学可将其归属于“虚劳”“急劳”“伏气温病”“痰核”“症瘕”“积聚”等范畴。

治疗
疗效标准

自60年代以来,全国曾多次制定过统一的疗效标准,但各地在治疗白血病时评价疗效的标准并不一致。因而事实上,目前疗效标准仍处于不统一的状态。现根据目前最常用的标准,并参考其他标准,综合如下:

完全缓解:临床无贫血、出血、感染及白血病细胞浸润表现;血象检查示:血红蛋白>10克%,白细胞总数<1万/mm3,分类中无幼稚细胞,血小板10~40万/mm3,骨髓象正常,原始加幼稚细胞<50%。

部分缓解:临床症状、血象、骨髓象三项中有1~2项未达完全缓解标准。

未缓解:临床症状、血象、骨髓象三项中均未达到完全缓解标准,包括无效及恶化者。

分型治疗

(1)气血两虚

治法:气血双补。

处方:人参10克,黄芪30克,白术30克,当归25克,炒枣仁25克,熟地20克,茯苓15克,远志15克,山萸肉15克,首乌15克,甘草15克,阿胶15克(烊冲)。

加减:兼有肾虚加杞子、女贞子、生龙牡。

用法:每日1剂,水煎,分2次服。

常用成方:八珍汤、归脾汤、补中益气汤、十全大补汤、人参养荣汤等。

(2)气阴两虚

治法:益气养阴生津。

处方:人参30克,黄芪30克,黄精20克,北沙参30克,天麦冬各15克,五味子10克,白花蛇舌草30克,半枝莲30克,青黛3克,甘草10克。

加减:发热加柴胡、黄芩、丹皮;肾阴虚加女贞子、早莲草、龟版;出血加小蓟、丹皮。

用法:每日1剂,水煎,分2次服。

常用成方:可选生脉散、二至丸、杞菊地黄丸等加减。

(3)热毒炽盛

治法:清热解毒,凉血消瘀。

处方:水牛角45克,生地15克,丹乓15克,赤芍15耳,金银花10克,连翘12克,栀子10克,麦冬15克,白花蛇舌草30克。

加减:高热神昏加紫雪丹,或至宝丹、安宫牛黄丸;有出血倾向加土大黄、仙鹤草、茜草、小蓟;伤阴加玄参、天冬,或另用西洋参(或尾皮参)泡服。

用法:每日1剂,水煎,分2次服。

常用成方:可选犀角地黄汤、清瘟败毒饮、神犀丹、黄连解毒汤、白虎汤、清营汤等。

(4)痰热瘀毒

治法:清热解毒,化痰活血软坚。

处方:桃仁9克,丹参15克,当归12克,川芎10克,生地15克,白芍15克,海藻10克,鳖甲15克,生牡蛎30克,浙贝母6克,夏枯草30克。

加减:热甚加黄芩、龙胆草;湿重加泽泻、猪苓。

用法:每日1剂,水煎服,1日2次

常用成方:可选用龙胆泻肝汤、消瘰丸、失笑散、复方马钱子汤、桃红四物汤或二陈汤合膈下逐瘀汤、金匮鳖甲煎丸等加减。

疗效:按上述四型处方加减,并配合西药联合化疗,治疗急性白血病患者共412例,缓解263例,总缓解率在51.6~78.9%之间。

专方治疗

(1)青黄散

组成:青黛、雄黄。

用法:慢性白血病按9:1之比例,研末装胶囊或压片。诱导量4~14克/日,维持量3~6克/日,分3次服;急性白血病按8:2或7:3之比例,诱导量8~18克/日,维持量4~6克/日,分2次服。

疗效:治疗25例慢性粒细胞患者,完全缓解18例,部分缓解7例,全部有效。治疗6例急性非淋巴性白血病患者,其中2例配 合汤药口服,1例配合化疗一个疗程,结果完全缓解3例,部分缓解3例,全部有效。

(2)癌灵一号注射液

组成:红砒、轻粉。制成注射液(每毫升含三氧化二砷1毫克,氯化低汞0.01毫克)。

用法:每天6~10毫升肌肉注射,或10毫升药液加入10%葡萄糖200毫升静脉滴注,每日1次,四周为一疗程,休息一周后,根据患者情况减量维持或进行第二疗程。同时根据辨证施治内服中药。

疗效:用于治疗急性粒细胞白血病,尤其是早幼粒型疗效更好,完全缓解率达26.27%,总缓解率达86.30%。

(3)健脾补肾汤

组成:人参30克,黄芪30克,白术15克,茯苓6克,当归15克,熟地6克,山药15克,菟丝子30克,黄精10克,枸杞6克,石莲子10克,鹿角胶10克(烊化),陈皮6克。

加减:白细胞在2万/mm3以上加四叶参、马鞭草、广角;白细胞在3500/mm3以下加土大黄、龙葵、首乌;血小板减少加黄柏、桂圆肉、藕节;血小板>30万/mm3加水蛭;贫血加西洋参、鱼膘胶、巴戟天;高热不退加柴胡、羚羊角、葛根;衄血加牛膝、槐花;吐血加仙鹤草、白芨;血尿加琥珀、三七。

用法:加水1000毫升;文火煎2次,取汁400毫升,每6小时服1次,随病情好转,逐步减少服药次数。检验正常后改服丸剂,并配合外敷栀子二仁膏(生栀子、生桃仁、生杏仨、生白芍、大枣、大葱)于左右胁下,连用3周为一疗程。

疗效:共治疗30例,均未用西药,其中完全缓解5例,部分缓解18例,未缓解12例;缓解率为60%。

(4)扶正抗白方

加减:发热加金银花、连翘、柴胡、板蓝根、黄连;出血加生地、甘 丹皮、藕节、三七粉、云南白药、阿胶;口腔溃疡加生石膏、玄参、知母、栀子。

用法:每日1剂,水煎至400毫升,分2次服,连用3~4周为一疗程,休息一周,继续服用。

疗效:上述方药结合联合化疗,共治疗54例急性非淋巴性白血病患者,结果完全缓解3O例,完全缓解率达55.56%。

(5)六神丸

组成:牛黄、麝香、蟾蜍、雄黄、珍珠、冰片。

用法:由小剂量开始,每日30粒,分3~4次口服,耐受后迅速增至180粒。如有出血、感染,配合对症治疗及支持疗法。   疗效:单用六神丸治疗6例急性白血病,结果完全缓解3例,未缓解3例。完全缓解率达50%。

(6)抗白丹(又名“七星丸”)

组成:雄黄3克,生川乌3克,乳香3克,郁金3克,槟榔3克,巴豆(去外皮)3克,朱砂3克,大枣7枚。

用法:前五味药共研细末。巴豆置砂锅内文火炒至微黄、去外皮,用双层纸包裹压碎,微热半小时,去1次油。煮熟大枣去皮及核,与上述六药混合,充分捣匀,合丸如黄豆大,可制药丸约90粒,朱砂为衣,风干贮瓶。成人每天4~8丸,小儿每天1~4丸,清晨开水1次送服,连服3~5天,休息1天。先从小剂量开始逐步加量,以保持大便每天4~5次为度。在第7~28天期间,取回回蒜外敷中脘穴周围,出现水泡用三棱针放尽泡液,外涂调药(地榆炭、麦芽炭等分,研末,加香油调匀),每日数次,直至水泡愈合。在用本药过程中,间用一种或数种化疗药物,5天为一疗程,化疗期间,停服抗白丹。

疗效:单用抗白丹治疗6例,部分缓解2例,未缓解4例,缓解率为33.3%。缓解者为急性粒细胞性白血病和红白血病各1例;抗白丹合化疗治疗4例,完全缓解1例,部分缓解2例,未缓解1例,缓解率为75%,有效者均为急性粒细胞性白血病。

老中医经验

乔仰先医案

吴××,男,48岁。主诉:乏力已有8个月,加重已有4个月。初诊时,面色无华,神疲乏力,形体消瘦,胁下症块,有胀痛,按之坚痛,下肢有瘀斑,发热出汗。舌红苔薄,脉弦数。实验室检查:白细胞25万/mm2,分类:中性55%,中幼粒25%,晚粒80%,酸性4%,淋巴8%,血红蛋白9.3克%,血小板9万/mm3,血片AKP积分0/100个中性分叶核。骨髓象:有核细胞极度增生,呈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表现。证属邪毒人髓伤血,气血虚兼血瘀。治宜清热凉血,防热盛动血。

处方:水牛角、狗舌草、蛇舌草各30克,炒栀芩各6克,丹皮、丹参、赤芍、生地各12克,紫草、玄参各9克,蒲公英15克,川楝子、延胡各9克。

药后症情稳定,出汗停止,发热消失,睡眠、饮食尚可,胁下肿块缩小。舌红苔薄,脉弦。血象报告有改善,白细胞已下降至13万,守原意徐图之。处方:水牛角、狗舌草、蛇舌草各30克,丹皮、桃仁各9克,赤芍12克,三棱6克,莪术9克,石斛10克,鳖甲、太子参、大麦冬各12克。上方加减连服3个月,白细胞逐步下降至7100,分类正常,未见幼稚细胞,血红蛋白11.3克,脾脏明显缩小,腋下淋巴结消失。骨髓象报告呈白血病缓解期。

按:白血病关键是“邪实”,治疗以攻邪为主,用清热解毒、活血化瘀以折其锐。犀角(以水牛角代)入血,有凉血散血、降低白细胞计数作用,血证病人每常选用;狗舌草、蛇舌草、半枝莲、夏枯草、马兰根、射干等有解毒抗癌作用,也是白血病的常用药。脾肿大属于症积,治疗症积,《读医随笔》说:“行血之药,如红花、桃仁、茜草、归须、茺蔚子、三棱、莪术之属皆是也。”很有参考价值。白血病经过清热解毒抗癌药物治疗后,病情稳定,往往但见虚象,头晕目眩、神疲乏力、口干脉细数等症,此时补虚治疗,宜清滋为主,不可温补脾肾。

用药规律

我们从众多的治疗白血病的报道中,选用了可供统计的,并且病例数较多,有一定疗效的临床报道共20篇,统计出治疗白血病处方用药的情况如下表:

应用频度(例)

报道文献(篇)

药  物

>200

4~8

人参、黄芪、当归、山萸肉、淮山药、青黛(靛玉红)。

101~200

4~6

麦冬、红枣、甘草、生地、白花蛇舌革、阿胶、茯苓。

2~3

五味子、白芍、浮小麦、龙骨、沙参、牡蛎、红砒、轻粉。

50~100

2~4

熟地、青蒿、丹皮、地骨皮、紫草、连翘、补骨脂、龙葵、杞子、狗舌草、丹参、知母、夏枯革、菟丝子。

1

酸枣仁、山豆根、巴戟天、肉苁蓉。

<50

2~3

栀子、板蓝根、蒲公英、莪术、半枝莲、黄精、银花、黄芩、鹿角胶、谷芽、女贞、犀角、赤芍、玄参、白术。

从表中可以看到,中药以益气、养血、滋阴的扶正药为主,由于西医化疗药物的应用,中医清热解毒抗癌药则位居其次,说明中药在扶正方面具有优势,化疗相当于“大毒治病”,衰其大半即可,不能太过,因为临床曾有一些强化化疗的患者,结果是诛伐太过,反致病情恶化而死亡的病例。有人建议,把化疗药物作为中医辨证施Ⅲ治的一部分,根据骨髓增生的不同情况,使中药和西药有机地结合起来,以减少或消除化疗引起的毒副作用。此外,国内还广泛筛选了抗白血病中草药,发现菊三七、黄药子、狼毒、蜈蚣、莪术等对白血病细胞有抑制和破坏作用。还有人总结了1977年6月至1980年之间,全国50多个医疗单位用靛玉红治疗314例慢性粒细胞的疗效,证明了靛玉红疗效显著,且副作用小,与西药马利兰无交叉耐药现象。

其他疗法

(1)针灸

取穴:命门、绝骨、至阴。

操作:命门、绝骨用平补平泻法,至阴用阳中隐阴法,留针40分钟,命门穴针上加灸15~20分钟,每日1次。

疗效:1例慢性粒细胞患者,经中西医治疗无效,加用针灸治疗,4个月以后,获部分缓解,随访1年,疗效巩固。

(2)单方验方

蟾蜍酒

组成:蟾蜍15只,黄酒1500毫升。

用法:将蟾蜍去内脏、洗净,加黄酒,放人瓷罐中封闭,然后置入铝锅内加水煮沸2小时,将药液过滤即可。成人每次服15~30毫升,每日3次,饭后服,儿童酌减。连续用药直至症状完全缓解。

疗效:共治疗32例,结果:8例完全缓解,16例部分缓解,总缓解率为75%。

(3)气功

功法:郭林新气功,太湖十功百法。

疗效:共治疗2例急性粒细胞患者。1例练郭林新气功,每日3次,每次1小时,同时采用必要药,治疗9个月,完全缓解。另1例练太湖气功,每日晨起练功,循序掌握运动量,并配合适当膳食与调理,4个月后,完全缓解。

其他措施

对症治疗:包括防治感染、出血、贫血和高尿酸血症。

急性白血病可采用联合化疗进行治疗。

慢性白血病可用马利兰、靛玉红及深度x线放射疗法。

免疫治疗:包括应用卡介苗、转移因子等,一般在白血病病人诱导缓解后加用。

中国中医治疔

药物治疗

1)气血两虚证。

主证:头昏,神疲乏力,动则气促,心悸气短,目眩,耳鸣,唇甲色淡。懒言,自汗出,甚至腰腿酸软,妇女经血涩少或闭经,面色苍白或萎黄无华,皮肤可见出血点。舌质淡或淡胖,苔薄自,脉细软或略数。

治法:益气养血。

方药:八珍汤(《正体类要》)。当归,川芎,熟地黄,白芍药,人参,白术,茯苓(去皮),炙甘草,生姜3片,大枣1枚。

体虚乏力者加黄芪、枸杞;出血者加阿胶、小蓟;眠差者加远志、五味子;

分析:方中用参、术、苓、草补睥益气;归、芍、地滋养心肝,加川芎入血分而理气,则当归、熟地补而不滞;加姜、枣助人参、白术入气分以调和牌胃。全剂配合,共收气血双补之功。

2)气阴两虚证。

主证:头晕乏力,午后潮热,或手足心热,盗汗。咽干心烦,失眠多梦,甚刚消瘦,腰膝酸软,耳鸣耳聋,遗精滑泄,舌淡红,苔少或光剥,脉细数。

治法:益气养阴。

方药:生脉散(《内外伤辨惑论》)合二至丸(《医方集解》)。人参,麦冬,五昧子,女贞子,旱莲草。

若阴虚重于气虚,人参可改用北沙参,加龟板;若阴虚及肾,用六味地黄丸加减;兼见热毒之证,加青黛、白花蛇舌草、半枝莲等。

分析:生脉散中人参甘平,补肺,大补元气;麦冬甘寒,养阴生津,清热除烦以安神;五味子酸涩收敛,叁味合用,取其益气生津,使肺润津生,气阴两复。二至丸(女贞子、旱莲草)功能补肾养肝,用治肝肾阴虚之证。

3)热毒炽盛证。

主证:壮热,烦躁,头晕唇焦,口舌生疮,周身骨痛,或见发斑衄血,神昏谓语,小便黄赤,大便干燥或秘结不通。舌红或紫,津少,边有瘀点,苔黄或灰黄,脉弦数或滑数。

治法:清热解毒,凉血消斑。

方药:犀角地黄汤(《备急千金要方》)合黄连解毒汤(《外台秘要》引崔氏方)。犀角,生地黄,芍药,牡丹皮,黄连,黄芩、黄柏、栀子。

白血病热毒炽盛证多见干急性白血病,往往兼见出血、肺部感染、口腔演疡等备类兼症,若见高热不退,可加用知母、石膏;出血较多,酌加仙鹤草、茜草、叁七粉等,加强止血作用;感染,加银花、连翘、板蓝根;见口渴少津等伤津之象,须时时顾护阴液,可加用西洋参泡服。

分析:本证之病机为热毒壅盛,且充斥弥漫叁焦,故用黄连、黄芩、黄柏直泻上、中、下叁焦之火;栀子通泻叁焦之火,兼能导热下行;犀角清心、凉血、解毒;生地养阴清热,配合犀角凉血以止血;赤芍、丹皮既能凉血,又能散瘀。全方泻火解毒与凉血活血散瘀同用,而重在清热解毒,凉血散瘀。

4)痰热瘀毒证。

主证:胸闷,纳呆,头昏,跛软,发热或不发热,面色苍白,倦怠乏力,皮下可见出血点或瘀斑。重者可见骨痛如刺,面色晦暗,唇暗淡红。舌质暗,边有瘀琏,苔黄腻或白腻,脉弦滑。

治法:清热解毒,化痰散结。

方药:黄连解毒汤(《外台秘要》引崔氏方)合四苓散(《明医指掌》)、失笑散(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)。黄连,黄芩,黄柏,栀子,白术,茯苓,猪苓,泽泻,五灵脂,蒲黄。

痰湿重者,酌加贝母、瓜蒌、竹茹、陈皮、半夏等;热毒重者,加青黛、自花蛇舌草、大青叶、七叶一枝花、土大黄等;用卑虚湿阻者,可加党参。

分析:本证由湿浊之邪与热毒互结而成,湿热互结,煎熬津液,炼津成痰,痰热阻滞气机,则气血运行受阻,最后导致瘀血形成。故本证以湿、热、瘀叁者相互影响,互为因果为主要病机。本方中黄连解毒汤清热泻火;四苓散即《伤寒论》五苓散去性温之桂枝而成,功能利水化湿;失笑散中蒲黄、五灵脂均有通利血脉,祛瘀止痛作用,两者相须为用。全方熔泻火解毒、祛湿化痰及活血化瘀于一炉,共奏清热解毒,化痰散结之功。

针灸治疗

取穴:命门DU4、悬钟GB38、至阴BL67。

操作:命门DU4、悬钟GB38用平补平泻法,命门DU4穴针上加灸15~20分钟;至阴BL67用阳中隐阴法,留针40分钟,每天一次。

  

中国朝医冶疗

药物治疗。

1)少阳人白血病。

用荆防地黄汤加减。生地100g,熟地、山羊肉、茯苓、泽泻、丹皮备15g,龟板、枸杞子、覆盆子、荆芥、麦芽备25g,防风、独活、羌活各5克,水煎服。

2)少阴人白血病。

用独参八物汤加香砂六君子汤加减。人参50g,黄芪25g,当归25g,砂仁10g,白术、半夏、茯苓、甘草、陈皮各15g,白芍25g,桔梗20g,杳仁、冬花各15g。用此方先缓和自觉症状后,再用:

黄芩25g,当归、白芍备20g,首乌25g,鹿茸20g,元肉20g,生地、熟地各25g,龟板15g,女贞子20g,免丝子20g,大云15g,水煎服。

3)太阴人白血病。

用鹿茸大补汤加清心莲子汤加减,鹿茸25g,莲子肉20g,牛黄0.625g,山药20g,麦冬、天冬、黄芩备15g,桂元肉30g,水煎服。

  

中国回医治疗

方药:香石藤30g,上肉桂5g,红糖30g。

主证说明:本方适用于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。

用法:先将香石藤,上肉桂煎3次,合并药液,然后将红糖放入药液中溶化。每天3次,每次服1茶杯,1日1剂。

  

中国蒙医治疗

方药:阿秀尔(诃子)15g,阿拉腾·其其格图(波棱瓜子)10g,朱力根·古吉斯(甘松)10g,高立图·宝日(丁香)10g,德力古美斯(草果仁)10g,西日高力吉嘎纳(荜菝10g),道赫高尔·格斯尔(木棉花)10g塔本·塔拉图(炒使君子)37g。

主治:主治白血症。对睥肿大具有较好疗效。

用法以上8味药,粉碎成细粉末,过筛、混匀、即得。每日2~3次,每次3~4g。温开水送服。

  

中国壮医治疗

方药:鳖甲适量,黄根(根)30g,猪骨100~200g。

主证:软坚散结,滋阴,祛瘀生新、强筋壮骨。慢性粒细胞性自血病。

用法:鳖甲炒黄、研未,每取10g拌白糖粥服,每日3次;黄根根与猪骨每日1剂,煲汤分2次服。

  

印度传统医学治疗

研究表明茜革的氯仿和乙醇撮物对P388淋巴细胞白血病有显着作用。

印度白花丹(Plumbage zeylanica)中的一种蒽醌类化合物一蓝雪醌(plumbagin)对小鼠P388淋巴细胞自血病有较高活性,并使大鼠的实验性肿瘤逆转。糖胶树(Alstomiosc九oloris)的一种生物碱——氰化埃奇胺(echitamine chloride)对大鼠纤维肉瘤显示有剂量依赖性的逆转作用,并有抗小鼠P388淋巴自血病活性。

附件列表


2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
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

上一篇 霍乱    下一篇 乳腺癌

同义词

暂无同义词